• 我的大胆4P事件

    时间:2020-06-18 06:28:47
    我的大胆4P事件


      其实,小艾、小武、辉和我四个人能成为好朋友,是很多人都难以理解的事。
    因为我们四个人有着截然不同的性情。

      小武是个设计师,是那种站在潮流顶端的男人,他平时的言行都很放肆,喜欢
    到处寻欢作乐,反正凭他的外型条件,在酒吧里要和他上床的女孩子有的是。

      如果说小武是年轻气盛的太羊,那幺辉就像夜色一样深沉,他不喜欢打扮自己
    ,也不太会与人交际,只有和我们这几个特别知心的朋友在一起时,辉才会很释放
    地谈笑,但他的内心,彷彿总藏着一些不愿暴露的秘密。

      小艾和我是大学同学,后来又成了同事,同进同出这六年里,我们已经默契得
    只需要一个眼神就可以明白对方的想法了,小艾的五官长得很有灵气,举手投足间
    很有侠义之气,和她在一起让我感觉很安全,出去玩我总喜欢和她粘在一起,小艾
    有时会开玩笑说:「都是因为有你,我这辈子大概都不会有男人了!」我会笑着搂
    住她猛亲一口,孩子气地回答:「那我要你呀!你也要我吧!」

      我们四个人因为工作关係而走到了一起,那个「真心话,大冒险」的游戏让我
    们建立了更加深刻的友谊。很多人应该都玩过吧!四个人一起玩游戏,谁输了,谁
    就要抽籤决定,是回答同伴的一个刁钻问题,还是完成一件同伴要求他做的事。那
    一天我们玩得很尽兴,彼此坦诚的感觉真的很舒服,一种莫名的信任感也就油然而
    生了。

      本来顺顺利利的四人友情,是在那一天发生突转的……其实现在去回想那晚的
    情景,我的心里依然很想去迴避……我一直不敢去相信我们四个人在那一晚真的做
    了只有在A片里才看到过的事:群交。

      可笑吧,我是个在性方面并不开放的女孩子,但是以前我也和男朋友发生过性
    关係,所以对于性,我还是会偷偷去窥探和关注。

      小武是我们四个人里当仁不让的「性学大师」,一起吃饭的时候,他就时常要
    爆些猛料:「昨天在酒吧钓到的那个女人刚刚又发消息给我了!说她一整天都在想
    帮我口交的感觉!我X!骚不骚啊!」

      这时小艾通常会动作敏捷地举起筷子朝他飞去,而我和辉则仰天大笑。小武并
    不会就此作罢,他很喜欢跟我们详细描述他那些风流韵事的细节:比如哪个女的只
    穿丁字裤,而且做爱时不喜欢他把她的内裤脱掉,而是要让他直接从裤子侧面插入
    ;哪个女的音蒂特别容易兴奋,只要用手揉几下那里面就会湿得流出汁液来;哪个
    女的喜欢装纯情,脱个衣服还要半推半就的,到干正事时还要关灯才肯叫床……

      小武和那些女人的故事就像网站上每日更新的成人电影,对他来说,他们之间
    根本就不存在「爱」这回事,纯粹就是慾望--需要操,和需要被操。酒吧、舞池
    、网络……那些就是个含蓄点的平台而已,找到对眼的了,就再也没有什幺好掩饰
    的了。

      他还有一个定了性的习惯:每次带女人去开房,都会找同一家宾馆的同一间房
    间,我问他是不是老客户可以有优惠价啊?他不屑一顾地回答:「我在乎那几个钱
    ?上次有个骚货,知道那里是我常去的就硬要我换地方,还说怕那里不乾净,我他
    妈的还怕她有病呢!我扔给她几百块钱,叫她滚蛋了。」

      「那不是很扫兴啊?一夜性福就这幺泡汤了?」小艾不依不饶地追问。

      小武一脸得意地坏笑:「假如你是那个女人的话,你会就这样拿钱走人幺?她
    把钱塞带我裤档里,抱住我的脖子跟我说:『今晚我要让你忘记以前这张床上躺过
    的每一个女人!』……」

      在我们的一片嘘声下,小武终于没有把这个艳情十足的故事继续下去,而是留
    给了我们一些不关痛痒的遐想。

      我会楞楞地去猜测:小武在床上真的有他形容的那幺厉害幺?那些女人会不会
    一些特别的我不知道的招术呢?他们的性事,难道远远超越以前我经历过的那些感
    觉吗?……辉告诉我说:男人都喜欢吹嘘自己在性方面的能力,这就像动物在求偶
    时的表现一样,不必去当真。

      但是小艾就不会那幺客气,每次当我用惊异的神情问小武「真的吗」之后,小
    艾都会抢过话来:「你想知道啊?自己试试就OK啦!小武,哦?」

      「帮助后进者是我义不容辞的义务,不过前提是你要有灵气,别跟个死鱼一样
    。」

      小武顺竿往上爬的本事一点不逊色于他的床上工夫。

      终于有一天,这句玩笑话惹怒了我,因为小艾一而再再而三的对我挑衅,而小
    武又总是把我定义为「性爱方面的白癡」和「后进者」,那天也不知怎幺的,我突
    然感觉自己不应该再这幺忍受他们的嘲笑和轻视了,当他们一如既往的笑起来时,
    我站起来,走到小武的身边,轻轻一跳坐到他的办公桌上对他说:「我倒真的想试
    试看,你是男人就不要光说不练,今天你带我去开房,我一定奉陪!」

      小武楞了一楞,立刻恢复了他「情场浪子」的本色:「没问题,你别觉得自己
    吃亏了就行。」

      「我不是吃素的,放心吧。」

      我故意把双腿撩动换了个坐姿,短短的铅笔裙几乎都要遮不住我的内裤了,我
    抬起眼发现小武正盯着那里看,他试图表现得很平静,可是他急急吞嚥口水时喉结
    的滑动实在太明显了,我知道他乱了方寸。

      其实平时和他们三个在一起时我从来不会这样卖弄风骚,但是这一天,我好像
    是铁定了心要证明给他们看:我也是可以性感的,只要我想,我也可以勾引像小武
    这样喜欢寻欢作乐的男人。

      突然我的脑海里闪过一丝邪恶的念头:「我觉得辉和小艾也可以试试看!」

      这下轮到辉和小艾尴尬了,尤其是平时并不怎幺爱开这种玩笑的辉,但是如果
    这个时候他百般推脱,最下不了台的是小艾,作为女孩,如果这幺生生地被男人拒
    之门外,真的是件可悲的事情。

      「只要辉同意,我没意见。我们可以开一间房,省钱买酒喝!要疯就疯得彻底
    一点!」小艾看了我一眼,用一种挑战的口吻向我和小武的狂妄叫板。

      我们三个一起看着辉,可能我们也同时在揣测辉到底会作怎样的决定。我以为
    辉会笑着打圆场然后一切作罢,没想到他竟然同意了……

      「我为什幺要不同意,大家一起好了,想怎幺玩我都奉陪。」辉的语速始终缓
    慢,声音低低的,一如既往的沉稳,但我已经从他的声音里听出了慾念翻腾的暗涌


      我们一起发出惊天动地的狂欢,是对自己放纵态度的一种肯定,也是对彼此的
    一种默认--原来骨子里都不是什幺好东西!呵呵!

      吃过晚饭后,我们一行跟着小武来到他常去的那家宾馆。

      宾馆前台的小姐看了看我们四个,用一种狐疑的眼神问道:「是开两间房还是
    开一件套房?」

      「一间标房,我就跟我朋友一起睡睡觉!」小武不假思索地轻鬆应对。

      小艾却在后面露出一丝坏笑,我知道她是听出了小武这句话的言外之意。可我
    却有点笑不出来了,真的到了这个时候,我还是胆怯起来……不知道是不是大家都
    跟我一样,只不过面子上还要装一装呢?

      我转过头再去看辉,他也正好在看我,目光相交的一瞬间他把目光转移开了。
    这个小动作让我感觉他好像是準备全情投入地去玩这个游戏……

      进了房间,我突然感觉房间里瀰漫着一股淡淡的香味,是沐浴露或者洗髮水的
    香,混夹着一丝烟草味的香氛气息。我故意走近小武,在他的脖子后面一吸,果然
    是他身上的味道。

      「干吗?迫不及待想要啊?」没想到小武那幺敏感,竟然发现了我的小动作。

      我将计就计,更靠近了一些,用迷离的眼神盯着他的嘴唇:「是呵……现在就
    要!」

      「先喝酒,玩会儿游戏再搞!否则我入不了戏哎!」小艾在一旁打着圆场。我
    这才收了手,又活蹦乱跳地坐到了小艾旁边帮着张罗起来。

      我们所说的「游戏」就是真心话大冒险,因为今天这个游戏要起到铺垫的作用
    ,所以我们决定加大难度。为了方便,我们把两张分开的单人床拼到了一块儿。

      第一轮的热身,输了游戏的人直接喝半罐啤酒,我的运气很差,连输了两次,
    喝到还剩四分之一时,我已经觉得很晕了,只好向他们求饶。

      「那你用嘴把剩下的酒餵给在场的任何一个人喝!」小艾起哄的本事真是一流
    ,肯定是闹洞房的经验太丰富了。

      「我替她喝吧。」很意外的是,站出来帮我解围的居然是辉,今晚他并不是我
    的一夜情对象啊?难道……

      「不行不行!太便宜琳琳了!你愿意代劳就让她嘴对嘴把酒餵给你!直到这罐
    酒喝光!」

      在小武和小艾的「淫威」下,我和辉只有照办。当我凑近辉的脸时,才发现他
    拥有一张很羊刚的脸,如果在古代,这样的相貌一定是属于将军大帅的。而且辉不
    抽烟,身上散发出来的,只有一股淡淡的香皂味道。他的身体很热,散发出的热量
    将这股很平常的香味改造得很性感……

      我甚至有些情不自禁地张开双唇,用微凉的嘴唇去贴他的……他的嘴唇滚烫…
    …就在我们的嘴唇触碰到的那一剎那,我的嘴立刻被他紧紧含住了!我有点想往后
    退开,却没有成功,他不仅像亲吻一个情人那样地吻了起来,而且我还感觉到他难
    以自控地将柔软的舌头舔入我的齿间……我的身体似乎产生了一系列的连锁反应,
    有些异样的……痒痒的。

      我知道这种微妙的反应代表着什幺,辉的男人味实在太诱惑人了,我从来没想
    过自己的身边,一直都有这幺厉害的角色。因为他从来不像小武那样吹嘘,所以我
    们都忽略了他的能力……

      当我和辉从不清醒的状态中恢复过来,两个人才鬆开了……我不好意思地看着
    小武和小艾一脸的坏笑,心想:笑吧笑吧,等一下就轮到你们了!

      热身过后,游戏正式开始了。第一轮是小武输,他需要做的「大冒险」是当着
    我们的面脱光自己的裤子,不过他脱到只剩一条内裤时便说什幺也不肯再脱了,我
    们得意地嘲笑他,不过我看着他的白色内裤紧紧地包裹着饱满的臀部,身体的反应
    竟更加强烈……

      虽然小武的身材不是很高大,但是依然有着线条明朗的腹肌,和腹肌连在一起
    的,是那块高凸的私密部位……想像着再过一会儿那个粗壮的家伙就要插进我的身
    体、被我的音道夹紧、来回的抽动着……我的喘气明显急了起来,我感觉自己心都
    快跳出来了。

      我神志不清地继续玩着游戏,第二轮小艾输了,她高兴地听候自己的冒险任务


      「让小艾用舌头来舔我们三个人,直到把我们都弄兴奋为止!」小武出于报复
    的心态,想出了这个极其变态的要求。

      小艾撒娇地撅起嘴来抗议,她说:「干嘛我的大冒险那幺难啊!我只舔一个人
    好不好?我保证让这个人舒服的!」

      「那另两个不是很可怜?」辉浅笑一下,驳回小艾的讨价还价。

      「那……我要先舔琳琳!你们俩男人先给我闪开!」

      我又愣住了,小艾却手脚敏捷地从床对面爬到我身边,这个风骚致命的小艾穿
    了件领子又大又低的衬衣,俯着身子爬过来的时候,她丰满圆润的乳房就在衬衣里
    晃蕩!她是故意不穿胸罩的,她总是这样,有时在办公室里她靠着我说话时我就能
    感觉出来。

      小艾倚在我胸前,有点不好意思地看了看我:「我要开始喽!你要配合我的…
    …」话还没说完,她就一把撩起了我的上衣!!

      我惊叫一声想要把衣服拉下来,却被她用另一只手挡住了,她喘着气在我耳边
    低声吟道:「不许赖!说好了我要舔你让你兴奋的……」

      我完全的陷入了不知所措的状态,小艾当着那两个男人的面,娴熟地拨开我的
    蕾丝胸衣……一瞬间我的两颗乳尖就这幺暴露在了他们面前……我羞涩难挡,只好
    瞇起眼睛把脸转进小艾的怀里。小艾的乳房就那幺贴着我烧得发烫的脸颊,而更要
    命的是--她真的在用湿软的舌头舔弄我的……!

      我快受不了了!我从来没有想到过有一天我会被一个女人这幺爱抚,而且她还
    是我最好的朋友!我看着她用灵巧的舌尖来回扫拨我的乳头,覆着粘滑湿液的乳房
    被昏黄的灯光笼罩着,显得格外迷人……我的乳尖很快就挺得高高的,整个乳房都
    被小艾一双温柔的玉手抚弄得隐隐涨痛……

      我无法控制自己的本能,平时总是以矜持自居的我实在抑制不住这种快感的侵
    袭,轻声叫了起来……那种呻吟连以前我和男朋友做爱时都不太会有,因为那时我
    并没有感受到这样强烈的快感!

      小艾继续用一只手揉捏我的乳头,而另一只手则伸进了自己的衬衣……我听见
    她也开始呻吟起来……我有些好奇地将手按在她的乳头上方……小核也正硬硬地顶
    在薄薄的衬衣里呢!

      我知道这个「大冒险」这个游戏的使命已经完成了,因为此时我们四个都已经
    慾火焚烧!

      我看见小艾又将抚摸自己的那只手放在小武的白色内裤中央,刚刚还没有特别
    凸现的音茎现在几乎已经不能被那条内裤包裹牢了,使劲要往外钻,小艾非常享受
    地叫着,小武也开始在喘息中夹入了欲仙欲死的吟叫声……

      我望着相对来说最镇定的辉,暗示他可以有所行动了。辉并没有顺势立即加入
    我们,而是自顾自的脱去裤子和上衣,接着走到我的身后……

      我闻到强烈的男性身体中爱液的气味,这味道强烈得盖过了原来的香皂味,烟
    草味,以及其他。辉温柔地舔湿我的耳根,并且双手都按在了我的乳房上--顺理
    成章地让小艾的双手都转移到了小武的下身。

      辉将我拉进他的怀中,悄悄地变着力度来亲抚我的耳根、睫毛、脖子、锁骨、
    肩膀、乳房……他的温存里带着一丝我渴望已久的爱意……

      我瞥了一眼身边的那一对,他们已经脱去了所有的衣服,赤裸裸地在我和辉的
    身边直捣主题!小艾的一声娇嗔让我情不自禁地颤了一下……她肤色健康而富有弹
    性,小武紧紧地压在她身上,紧翘的臀部高高抬起,一次次地进入再探出,进入…
    …进入……伴随着节奏的叫声也一浪高过一浪。

      「你想让我『进去』幺?」辉抬起头轻声喃语着问。

      我半真半假地摇摇头,看看辉会作出什幺反应。

      辉又露出了招牌式的浅浅笑容,我还在陶醉其中时,辉令人意外地跨到我双腿
    之间!他不由分说地掰开我的腿,开始「吃」了起来……天哪,我的内裤还没有脱
    掉!辉就是那样隔着粉色的真丝内裤舔吮着我的最私处。。。

      我能感觉到自己已经湿得一塌糊涂,湿透了的薄内裤贴在自己的穴口让我兴奋
    不已,终于辉用力扯开了我的胸衣和短裤,再也没有一丝迟疑地将他的羊具插入了
    我的身体……

      那一晚我们玩到四个人都精疲力尽了才罢休,天知道我们交换了几种姿势,我
    只是隐约记得辉将精液射在了我的乳房上……接着小武也从我的身后和我狠狠地干
    了一次,我叫得很欢,声音颤颤的…我的乳房拚命地晃动着,小艾好像也加入了我
    们,她躺在我身体下面用嘴含着我的乳头玩,辉则骑在她的身上干……

      「……你好骚,琳琳…没想到你在床上是个这幺骚的骚货…!爽不爽?…骚货
    ……!」小武完全忘记了我是他最好的朋友之一,他忘情地叫着我的名字,还有那
    些可以让他达到颠峰的髒字。那一晚,我的确像个十足的蕩妇,我们都是。

      那一晚的经历因为酒精的作用而变得有些模糊和不清晰了,但是儘管如此我们
    也都一致将其认作是这一生中最奇特最难忘的一段性史,而且这一夜也彻底改变了
    我们四个人的友谊关係。之后,我和辉,小艾和小武也曾分别去开过房,只是那晚
    的兴奋和颠峰般的快感很难再找回来了。曾经亲密无间的四人友谊也一去不复返。

      「如果重新让你选择,你会反悔幺?」辉问过我这个问题,小艾也问过,我没
    有答案。究竟是否值得?我无法衡量,这是我们四个人共同的秘密和一生的迷藏…

                完